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 [8/20更新:第一節-棄子(下)] 連載小說-大後方學院

[8/20更新:第一節-棄子(下)] 連載小說-大後方學院

[序]



  水珠滴下,點在地面“叮鈴”地響起。
 
  即使是小點水珠,久了也能成湖泊,大家是這麼說的:持之以恆。
 
  我則是湖泊的中央,水珠點點的從我身旁滴下,匯聚,集結成群。
 
  湖上飄散一層淡淡的薄霧,卻刺鼻,灼燒我的鼻腔。
 
  或許說湖水太過誇飾,但在我腳邊,的確是落下,並匯聚了相當大的量。
 
  而說水珠,也太過於矯情,因為水珠並不會......
 
  碰!
 
  震耳欲聾的爆響響徹雲霄。
 
  然後拋出彈殼,如水珠般彈落地上,叮鈴鈴響。
 
  版機扣下,槍口噴出刺鼻的煙硝,槍托同時撞在我的肩膀上。
 
  碰。
 
  再扣板機,彈殼再次落地,黃銅彈殼金閃閃的,在地上彈跳,如同小鈴噹又叮鈴聲響,清脆,卻沒有餘韻,只是個單音。
 
  不知道今天又打了幾個彈匣、或花了多少子彈,但槍托撞地我肩頭一陣酸痛,看來也夠多了。
 
  碰。
 
  身體正在抱怨,長時間舉槍,手臂與肩膀都痠痛著跟我抗議,但我繼續堅持,這是我給自己的試煉。
 
  碰。
 
  咯嚓。
 
  食指扣下去,槍枝沒有擊發,我又打空了一個彈匣。
 
  垂下舉槍的雙手,我按下面前桌上的按鈕,掛在遠方的標靶“唰”地沿著軌道跑向我。
 
  托架帶著我的靶紙停在我面前,天花板上一道光打在靶紙背後,我數起被打穿透光的光點。
 
  「唉。」
 
  我嘆息,或許盯著遙遠的靶心讓我眼睛現在看不清近物,我揉揉的眼睛,再細數一遍。
 
  一匣彈匣裝三十發子彈,但我怎麼數,靶子上就只有十七個光點。
 
  十七發碰到靶紙,但隨機散布在靶上的光點,與靶心毫無緣份,上一張靶紙、上上張靶紙、所有的靶紙都是如此的結果。
 
  看來靶心對我仍是遙不可及的夢。
 
  好累,痠痛的肩頸與雙臂強迫我放下步槍,我將槍身倚在腳邊,叮鈴噹,槍托立在地上,這揚起了地板上的彈殼,清脆作響。
 
  彈殼之湖,大概激起漣漪了吧,我站在湖心,看不到邊界,湖面沒有物體會阻擋漣漪,它們越走越遠,但也不會回來。
 
  沒多遠我已不見剛剛揚起的水紋,被刺鼻的煙硝掩蓋,也沒有水波反射回來,回到我的身邊。
 
  漣漪的波源,我站在中央,自己站在湖中。
 
  直到一個決定性的聲音響起。
 
  「小彤,該走了。」
 
  身後響起呼喚我的聲音,我回頭,波倫在等著我,他催促著。
 
  「快吧,時間是不等人的。」
 
  我趕緊收拾我的器具,背起步槍。
 
  現在就是見真章的時刻,我的時候到了。
 
  我現在不在湖中,而是走向屬於自己的戰場,現在,我只能祈禱了。
 

------------------



首先,先感謝有心讀完這篇意義含糊的序章的酷友,這篇序章就......當成連載預告好了呵呵。
還是個學生時,上軍火酷除了看看各類槍枝討論、對二手交易區垂涎外,就是閱讀文章區的原創小說。
那時,軍火酷的原創小說百花爭鳴,軍事、末日、殭屍......各類小說源源不絕,槍林彈雨的,可真是個美好的時光。
而我除了一個讀者,也期盼著自己有天也能寫出如此共鳴的作品,但無奈自己是個死學生,成績和課業比較重要,就從沒開始了。
結果數十年過去的今天,我竟然又跑回當初的夢想囧
我老實說,寫了這麼多,最怕的就是凡人問津,沒人看、沒人看、沒人看!超重要的所以複製三遍!
但其實,還是會對這裡有留念,畢竟是夢想的發源點,儘管事物變了,回來這裡留下足跡,也算圓個夢吧?
所以,毅然決然的發文了。

讀到這裡若還有對本故事真有興趣的讀者,我現在正努力的完成第一節中,不保證明確的時間表,只能說盡快,故事有些超出我預期的複雜,正每天努力碼字中!

啊對了,對於我這個天生當掛牆派,下場次數兩隻手就能算完的人,我已經很努力地作軍事考據了,但如果還是有瑕疵跑出來,請各位鞭小力一點吧,或是把這故事當成"輕"軍事小說閱讀,搞不好會比較輕鬆。

[ 本帖最後由 od20plus 於 2018-8-20 12:42 編輯 ]

TOP

寫作跟練槍一樣都是需要持之以恆的~
像這樣有個開頭很好 繼續努力

TOP

第一節-棄子(上)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思彤的內心大喊。

        她知道,人在戰場,什麼旦夕禍福都會發生,這是當然的。

        但為什麼,正全力衝向下一個掩體的她,身後卻有數十條手臂粗的金屬棒從天而降?她很清楚敵人不會手下留情,但......

        她的隊友在哪裡?消失了,沒有掩護,沒有通訊,一點動靜都沒了?

        但剛剛他們還在啊,明明才一起集合過,一轉眼,他們呢?

        不會吧?

        最糟糕的念頭正她在腦中打轉,跟她的腳步一樣,完全停不下來。

        但她又能怎麼辦?

        碰隆碰隆!

        金屬棒們貫穿了她的上一步,如燒紅的針穿透奶油般俐落,馬路上打了好幾個洞。

        手上提著步槍,但面對背後十來條正緊追著,並要將她貫穿的怪力金屬巨棒,小小的子彈有何用武之地?憑一己之力真能擋下這些致命突襲嗎?

        不可能。

        不小心一個踉蹌,她重心不穩向前摔,但她連一個踉蹌的時間都沒有,只得用雙手與手上的步槍當作下一步,撐在地上趕緊爬起。

        思彤死命地疾馳,只能逃。


---------------------------------



        「Delta 1,這裡是Delta 3,我們已經到達C11區,隨時可以伏擊,完畢。」

        「收到Delta 3,請在原地待命,等待其他小組就位,完畢。」

        「這裡是Delta 9,我們的目標離開了原定作標進入了F13區,請允許我們移動位置,完畢。」

        「這裡是Delta 1,你們的行為批准,就定位後請再度回報,完畢。」

        耳邊的無線電頻繁地響起隊友的通話,目前為止,行動正完美地執行著,思彤的任務也是。大樓裡,她正鳥瞰著這座城鎮,架起步槍偵查著窗外的方位。

        窗外是如此得安靜,沒有槍林,沒有彈雨,根本不像是戰場,奇怪的是也感覺不到人跡,但若放眼望去,很容易就了解這城市是怎麼回事,砲火的痕跡打在房屋上,傾倒的、斷垣殘壁的、搖搖欲墜的,這樣的危樓架構了市街。

        這就是戰爭啊,思彤心想。

        「Delta 6、Delta 6、Delta 6?聽到請回答。」

        「Delta 6!思彤!」

        「嗚啊!抱歉!」

        耳機的大吼抓回了神遊的思彤,她小驚叫了一下。

        「回報現況。」

        「是!E15區一路向東沒有任何的敵方動靜,完畢!」

        「Delta 1收到,妳做得很好,不過下次記得準時回報,完畢。」

        是啊,她做得很好,真的。

        看守著毫無敵方動靜,安全的我軍占領區,這誰都能做好的事就是她的任務,思彤曾問過Delta 1隊長,她的任務有何意義?

        凡事不能掉以輕心,Delta 1只這樣回答。

        是啊,其他人能在前線行動,執行真正的任務,而她則被放置在安全無虞的據點裡站崗,但她能進入這個隊伍已經是個奇蹟了,只能接受。

        「這裡是Delta 9,我們已就位,完畢。」

        「收到,好了,行動前最後確認,各組請回報,完畢。」

        「Delta 3與4準備完畢。」

        「Delta 5待命中,隨時OK。」

        「Delta 7 、Delta 8準備就緒。」

        「Delta 9和10在,準備完畢。」

        「Delta 6,一切正常。」

        「收到,所有人準備就緒,聽我指令開始行動。」

        我也準備好了,思彤心裡這麼說,同時盯著平靜的窗外,也就是她的任務,還能讓她靠在窗上打個頓。

        「三、二、一,Show Time!」

        啪噠!啪噠!啪噠!

        在思彤背後的遠方響起多重槍響,不久後即止息,剩下回音在空中搖盪。

        「Delta 1至各組,回報狀況。」

        「Delta 3回報,C11區已淨空,完畢。」

        「Delta 5, C13區目標全無呼吸心跳。」

        「Delta 7目標排除。」

        「Delta 9回報,完全殲滅,完畢。」

        「Delta 6持續待命,完畢。」

        「很好,階段性任務完美達成,我們將進入最後階段,各組至G9區指定作標集合,並從現在起保持電波靜默,完畢。」

        「Delta 6收到,完畢。」

        思彤回話,關閉了自己的無線電,從窗緣上起身的她伸了個大懶腰,終於能跟這風景說拜拜了。

        她背起步槍下樓,這漫長的行動終於要邁入尾聲,他們將踏入敵境。


---------------------------------


       

        G10區集合點,藏身在住宅區的斷垣殘壁中,各式載具難以進入,只得步行,九人的隊伍在零亂的廢墟中待命著。

        「你終於來了,Delta 6,妳跑去睡午覺啦?」

        徒步爬下大樓的置高點,再從最遙遠的據點辛勤奔來集合點的思彤,迎來的第一句招呼就是隊員們的調侃。

        「呼、呼,抱歉,我......我晚來了。」她喘著氣,手撐上膝蓋,向隊員們道歉。

        「沒關係,喘口氣不急的。」隊長Delta 1並不介意。

        「我、我不要緊!任務優先,趕快開始吧!」

        「好吧,妳這麼說的話。」

        儘管思彤看來還是喘著,隊長還是接受了她的想法,開始行前簡報。

        「各位幹得很好,我們已經成功清除了敵方的所有巡邏與據點,現在剩下的就是大本營了,我們準備進行斬首。Delta 7,報告剛才的偵查結果。」

        「了解。」Delta 7拿出地圖攤在地上,隊員們圍著地圖蹲下。「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掌握了敵方的所有位置,包括G 8區的大本營,但不久前,我們卻沒在原先作標上發現任何敵方蹤跡。」

        「等一下,不久前?沒有敵跡?」

        思彤的腦袋跟不太上,她問。

        「等妳來的空檔,已足夠我與Delta 8再進行一次偵查,也夠他們逃跑了,就是這樣。」Delta 7回道,帶了點白眼。

        「他們往哪走有任何頭緒嗎?」隊長Delta 1問。

        「沒,只能確定不是往東,不然我們老早就發現了。」

        「這樣啊。」

        隊長Delta 1看著地上的地圖,小思索一下,隨即發號司令:

        「那就切蛋糕等分了,我、Delta 7與Delta 8留守此據點,Delta 2與Delta 5型動,剩下人照原先分組進行搜索,Delta 2走最北面,Delta 3走他們的南方,以此類推。」Delta 1以G8區為圓心向西畫出半圓,四等分剩下的地圖,並寫下了一組無線電頻率。

        「若發現敵蹤,用這組無線電頻道聯絡,我們現在已在敵境中,這組頻道剛測試過還很安全,但仍有可能遭到攔截,若沒緊急事態繼續保持電波靜默,還有什麼問題嗎?」

        「那個,隊長。」思彤小舉起手。

        「Delta 6,怎麼了?」

        「讓我一人負責一個區塊可以嗎?或許我應該重新與Delta 5組隊......」

        「我才不想當你的褓母,自求多福吧。」

        話還沒說完就被Delta 5打斷了,或是說,原本的搭擋,瞪著眼拒絕了。

        遭打槍的思彤低下頭來,隊長只能兩手一攤,這點他幫不上什麼忙。

        「還有什麼問題?」

        「沒有,長官。」

        「很好,事不宜遲,行動。」

        大夥們起身行動,思彤也站起身子,拉了拉剛剛蹲坐捲曲住的雙腿,暖了下筋骨,並準備移動。

        「Delta 6......不,思彤,你還可以嗎?休息一下沒關係。」Delta 1留住了她。

        「啊啊!不用擔心我,你們的團隊和任務才是重要。」

        面對隊長的關心,思彤停下腳步回應。

        「我們團隊的節奏比較快,如果需要的話,我們可以慢下來等妳,沒關係的。」

        「真的不必了,趕緊完成任務才是最重要的,況且因為我的遲到已經追丟了敵蹤,我不想再拖累大家。」

        思彤揮著手,又婉拒了一遍好意。

        「好吧,如果妳堅持,記得,這是偵查行動,非必要就不要開火,若真的遭遇到敵方,妳儘管無線電呼叫我們沒關係,我們會馬上前來支援的。」隊長叮嚀著,思彤點頭如搗蒜。

        「還有,若有什麼變故,趕緊撤退回這個G10據點,但若真的一切都......」

        話停在奇怪的地方,Delta 1 遲疑著下一句,思彤歪著頭疑惑。

        「直接往E15區跑,跑回領地,不要管我們。」

        真是句奇怪的話。

        「什麼啊?你們這麼厲害,不會有事啦!」

        是啊,這可是佼佼者的團隊,團滅這種事,怎麼可能輕易發生呢?思彤眼中的夢幻隊伍,也是她的目標,是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消失的。

        「是啊,但凡事,不能掉以輕心。」

        別開了思彤眼神,Delta 1遙望著已走遠的隊友們。

        「總之,妳小心謹慎,知道了嗎?」

        「了解!那我出發了隊長!」

        思彤拉緊了肩上的槍背帶,並小跑步地趕上隊友們。

        「嗯哼,叫我波倫叫好。」

        Delta 1,或稱波倫,看著思彤漸行漸遠,說著只有自己聽的到的話。



---------------------------------


       

寫了快三千多字,結果還是寫得不夠多的感覺,往下滑馬上就看完了。
但下一節碼到現在四千多字都碼不完,這什麼差別@@
對了,裡面的地圖讀法是我瞎掰的,因我真正的軍事地圖教學怎麼看都看不懂,只好自己亂掰一下,只希望各位不要介意了。

[ 本帖最後由 od20plus 於 2018-3-30 19:52 編輯 ]

TOP

來問問各位

想問問各位,在看軍事小說時,喜歡看什麼風格的?
寫實,傳記,硬派,輕小說(或是寫的比較輕鬆,像是純粹有槍械元素的故事),或是其他種類的呢?
希望聽聽大家的意見,幫忙回答一下

TOP

第一節-棄子(下)

  出了斷垣殘壁的集合點往西,是野草叢生的小丘陵地,除了灌木叢外沒有更高大的植株,伴隨幾條鄉道貫穿其中。
 
  綿延的山丘起伏交錯,創造了許多天然屏蔽,登上丘頂居高臨下成了最好的行動方針,但同時也讓自己成為敵方容易發現的目標。
 
  所以,現在的山丘頂上,思彤如同一條蛇,伏在草中。
 
  若不論刺人的雜草與隨處跳出來的小蟲子,暖和的太陽與徐徐微風下,這天氣道挺舒服的,趴在草堆裡的思彤緩緩闔上雙眼,開始點頭。
 
  但不能睡,蚊子在她耳旁“嗡”醒了她,搖晃地頭頓時彈了起來。
 
  好不容易能夠和他們一同組隊,怎麼能辜負他們交付的任務呢?能表現自己的千載難逢機會怎能這樣搞砸呢?思彤猛拍臉頰趕走睡意,撥開臉前的草,拿起望遠鏡繼續偵查。
 
  這個點也站了十幾分鐘,山坡下仍不見敵人的蹤跡,這下可討厭了,搞不好又要在換一座山頭,她已經換了四次,看來目標不在她的轄區吧?希望不是她自己漏看了敵人行蹤。
 
  等等,在山谷間,草叢正不自然的擺動了起來?思彤瞥見了動靜。
 
  「出來吧,在哪裡呢?」
 
  成年人胸口高的野草輕易地遮掩了視線,但從偶爾從草縫間,不難瞧見牠們巨大的身姿,初估二十隻集結而成的狗群在草叢中穿梭,個個都是大型犬,且近似於狼的體態。
 
  奇怪的是,狗群中參雜著七頭其他動物,比狼更加健壯強大,七頭巨熊正隨著狗群遷移?
 
  不,這沒什麼好驚訝的,沒看到牠們行走卻不用四肢,就像是飄著一樣嗎?反倒是緊勒在牠們身上,看似金屬材質,卻能異常彎曲的觸手們正一步步的代替腳行走著。
 
  牠們身上數條觸手緊勒身軀,或是穿進肉體,但更像“長”出身體般,如寄身蟲在體內發育,然後一點一滴蔓延全身,最後迸裂而出。筋骨甚至扭曲到了詭異的角度,加上發濁的雙眼,儘管還能清楚看到胸腔起伏,仍驚悚地不像是活著。
 
  牠們不是動物,更不是生物,絕非有生命之物。
 
  牠們,不,它們是敵人,異形。
 
  「這裡是Delta 6,發現敵方行蹤,座標是H5區的(30,17),觀測到犬型個體23隻、熊型個體七隻,而我在H5區的(45,20)完畢。」思彤對照著她的地圖回報座標。
 
  隊長與隊員們並沒有回話,敵境中他們只會被動接收通訊,以防被追蹤攔截,除非緊急,或是像這次行動有安全的頻道,不會主動通聯。
 
  通話結束,思彤對錶按下倒數,二十分鐘,然後在地上伸了個大懶腰。
 
  依照任務前的預演,思彤並不負責攻擊,而是其他組收到訊息後將在二十分鐘內於她的位置集合,接著從四周包圍敵方,再以打閃光為訊號開始圍剿,思彤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她只需要看其他人表演就好,再一次的。
 
  那現在,只能繼續嗑零食了,裝滿兩大戰術口袋的杏仁……剛剛大樓站哨時吃光了,啊!紅牛應該還有吧?
 
  很久很久以前,有款網路遊戲叫作吃雞模擬器,當受傷時,紅牛就是你的仙丹妙藥,而平時沒事時喝除了能輔助治療,多喝幾罐還讓你健步如飛,總之,為了吃雞,凡事不能掉以輕心,所以盡管喝紅牛吧!雖然這不是遊戲,提神醒腦總是好的,喝吧!
 
  咦?凡事不能掉以輕心?
 
  隊長,或是波倫的口頭禪又繞上耳邊。
 
  也是,二十分鐘這段時間,就怕敵方又有什麼動作,還是先盯著它們確認一下,思彤再拿起望遠鏡偵查山丘下。
 
  犬型異形仍在草裡悉悉梭梭,剩下草上的七隻大熊最容易觀測,如同剛剛。
 
  等等,只有四隻?
 
  另外三隻呢?那裡並沒有物體能遮蓋熊型如此巨大的身軀。
 
  她試著尋找消失的敵蹤,望遠鏡四處游移。
 
  「這裡是Delta 6,敵方熊型三隻失去蹤影,其他組行進同時請提高警覺以防遭遇,完畢。」她握著望遠鏡一邊回報現況,目鏡裡仍見到四隻熊型異形。
 
  四目交接,熊型異形混濁的雙眼,在目鏡裡與思彤相望著。
 
  咦?
 
  思彤趕緊臥倒別開視線。
 
  它在看我?她的第一個念頭。
 
  但是,應該不會吧?
 
  微起身,她再舉起望遠鏡,真的,異形正看著她。
 
  巧合嗎?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
 
  那剩下的三隻該不會──望遠鏡趕快轉向山腳下。
 
  三隻熊型朝著山頂衝刺,很明顯她就是目標!糟了個糕!
 
  「這裡是Delta 6!我的位置已經洩漏!準備進行撤退,請求支援!我重複!我的──」
 
  話斷住了。
 
  因為放下望遠鏡,增廣的視野中她看到了其他東西。
 
  啪沙、啪沙,她也聽到了,離字進更進的山腰上,草叢不自然的搖擺著,像是有生物穿梭其中且正朝著自己逼近。
 
  她突然想起,相較起熊巨大的身軀,犬隻肯定跑得比較快。
 
  而山腰大概與她相距只有十幾公尺。
 
***
 
  這不是真的。
 
  這也是波倫常說的話,專對思彤所說:
 
  「平常心看待,放鬆,當成這不是真。」
 
  是啊,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最好啦!」
 
  提槍狂奔的思彤大叫,她雜亂又節奏的腳步後方,緊追著觸手的步伐,路面的柏油被它們步伐踏穿,再鏟起,與塵土一起飛揚。
 
  身後緊咬著一群怪物,除了真實,還會有什麼?
 
  轟隆!
 
  還會有身後刺來的觸手,貫穿她的上一步,更貫通了腦門的各條神經,比紅牛還要醒腦百倍。
 
  從丘陵草地一路逃回斷垣殘壁,為什麼她還沒被刺穿?全是狗屎運,她挑了陡坡滑下山,連滾帶爬、灰頭土臉地拉開了些距離,但運氣何時會用完?
 
  不!還能拖延它們。
 
  前方正好一個右轉街角,彎過後思彤趕緊從背心彈袋上抓起物品。
 
  邊跑著,同時拉開插銷,藉著疾馳的衝力一個迴身,朝著剛剛身後的街口擲出手榴彈,朝著街角畫出完美的弧線,她也因轉地失去重心跌了下去,但沒時間摔跤了,她連爬帶跑撐起自己跳向廢車體後方。
 
  異形疾馳而來,數隻犬型彎過街角的直角彎而使腳步失控飄移了起來,然後……
 
  碰隆!
 
  炸在剛出彎的異形前,榴彈破片馬上迎面而來,沒有給它們閃躲的機會,並消失在火藥的煙塵中。成功的一炸,思彤現在卻得繼續逃了,彈出廢車後方,甚至連確認殺傷都沒有,拔腿狂奔。
 
  破片手榴彈,對肉體能有效傷害,但對它們金屬質的觸手本體,像是刮花烤漆而已,如同對猛獸開玩笑,嚇著它們一下,就要趕快逃了,因為接下來要面對它們的怒火,鋪天蓋地而來。
 
  為什麼她自己只配到這種玩具?
 
  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啊,連她的手榴彈都不是真的!
 
  不不!本來只是一般的偵查不是嗎?那為什麼會被發現?為什麼異形會盯著她看?是無線電被攔截追蹤了嗎?不!無線電是安全的啊?或是躲藏不夠隱密?沒畫迷彩妝而露餡?或是?
 
  不知道了啦!
 
  「啊啦?哇啊!」
 
  一顆碎石磚在她腦袋轉地發燙時絆在腳前,連手都來不及扶,直接大字撲跌地上。
 
  啊!慘了!跌下去時的第一念頭不是痛,而是趕快回頭。
 
  身子才轉一半就見兩頭犬型打頭陣,拖著被破片洗禮而千瘡百孔的肉身,和激發的怒氣奔馳而來!逃不掉了!
 
  倒地的思彤趕忙抄起步槍,啪噠啪噠啪噠啪噠!食指死扣住扳機,朝著兩頭怪物全自動掃射。
 
  子彈飛向異形,幸運地在一隻怪物當作腳的觸手上轟出數個火花絆個正著,打亂它的重心而倒下,滾起地上塵土。
 
  但其他的子彈都在掃空氣,胡亂無章的飛行。
 
  「別過來──不要過來啊!」
 
  後座力在思彤肩頭上亂撞,讓槍口飄忽不定,子彈僅從另一頭異形的身旁呼嘯而過,它越是近,思彤就越慌,目標雖越來越大,卻越打不到!
 
  而它很快就出現在思彤面前,帶著疾馳的衝力一觸手腳踏下思彤!
 
  碰隆!「哇喳!」
 
  觸手踏爛了路面,碎石四濺,思彤一個側滾翻與慘叫逃過一劫。
 
  一抬頭,觸手撐起的異形就在她頭上,直視腹部。
 
  思彤舉起槍口直抵腹部,零距離開火啪噠啪噠啪噠!不間斷的彈雨貫透了它的身軀與體內觸手的根!異形失去動力般,觸手腳一軟倒下,思彤在被壓成肉餅前跳了出來,跌坐地上。
 
  卻見另一隻異形起身,朝著思彤奔來,她立即又扣下板機。
 
  步槍竟沒有開火,彈匣空了!異形不會因此放慢腳步,等她換彈匣的,毫不留情的衝過來!
 
  一慌下,思彤扯下腰間的手榴彈袋群,拔光所有插銷,連著袋子將所有剩下的手榴彈亂砸向異形──
 
  ──落在會把自己捲進去的殺傷範圍!
 
  糟了!快跑!快臥倒!
 
  轟隆巨響!
 
  一眨眼,異形腳邊一閃爆發,瞬間,空氣與地面隨之動搖,衝擊波挾帶大量的破片掃向四周,甚至能看見空間中衝出一道圓弧波動。
 
  下一眨眼,異形的身軀被破片鋼雨貫穿無數、撕裂,連金屬觸手也被截斷,跟著煙塵掃飛四散在街上。
 
  煙塵散去,原地只剩下一個帶著焦痕的小凹坑,什麼也不留。
 
  「啊……痛!」
 
  「嗶──」的聲響在腦中打轉,思彤捂著耳朵叫著,儘管勉強逃出了手榴彈的殺傷範圍,但多顆手榴彈引爆的巨響,讓她耳根子痛地打滾,眼角飆出淚來。
 
  事情真是不能再更糟了,她揉著太陽穴與耳根,減緩著頭痛與嗡鳴時邊想著。
 
  才怪。
 
  後方一大群異形趕了上來,剛彎過了之前的街角,映入思彤的眼裡。
 
  包括那三隻巨熊,仍直盯上她。
 
  這些怪物連刻喘息的時間也不留啊!逼得思彤趕緊起身,繼續逃跑。
 
  「求救!這裡是Delta 6!異形緊追著我!請求支援!掩護!任何人都好啊!」
 
  邊跑,她按下胸口無線電,希望有人回應,有人救援,她叫道:
 
  「Delta 7和8!你們在嗎?我要撤退回G10,我要掩護!火力掩護!」
 
  沒人應答。
 
  大家都去哪了?她的隊友、她的夥伴呢?
 
  「所有人!任何人?有人嗎?」拜託!大家不要再電波靜默了!
 
  碰隆!觸手在她身旁打樁碎開了路面,她只能跑,快逃回安全的G10據點,那裡有著隊友與波倫隊長,絕對是安全的。
 
  死命地跑,只想著這念頭,G10據點就在這堆斷垣殘壁後了!
 
  「波倫!大家!快準備開火!」她朝著據點的救星大喊,快步一個側身鑽入廢墟,傾倒的廢建物與危樓成了手長腳長異形的阻礙,阻擋了它們。
 
  只有防火巷寬斷斷續續的路徑,她硬是擠進去,也不管要用蹲著走還是爬的,只要最快回到據點就好了。
 
  「快開火!」拉大嗓門她又喊了一遍。
 
  「各位?」
 
  她腳煞在不久前的集合點,但沒有人,也沒聽到回應。
 
  不見Delta 7和8鎮守崗位,四周望去,只有傾倒的破牆與梁柱四處散落,沒有他們的身影,也沒看到波倫。
 
  什麼情況,是躲去哪了?東張西望著,仍只有廢墟環伺,或是他們就在其中?
 
  「波倫,Delta 1,你們在哪裡?」
 
  思彤按下無線電呼叫,別鬧了各位,沒時間躲貓貓,快出來啦!
 
  「各位,我回來了!」已經這麼近了,電波應該不會受廢墟屏蔽啊?
 
  等等,電波?
 
  她的手鬆開了無線電的按鈕,一個開竅,在腦子裡炸開。
 
  連同她的身後一同炸裂。
 
  轟隆!
 
  身後的廢墟爆裂,化作煙塵與碎屑噴發,多隻巨大的觸手打穿水泥牆,嚇的思彤抱頭縮起身子。
 
  巨熊就站在煙塵之後。
 
  不是吧?真的,是這樣嗎?
 
  非常不妙,瞪大著眼睛看著窮追不捨的異形,它拼湊了思彤疑惑拼圖的最後一塊,讓她預見了非常不安的光景。
 
  巨熊異形緩緩步出煙塵,剛剛的觸手收回身旁,準備好隨時再次突刺,同時,如盯上獵物的掠食者般姿態低伏著體態,慢步向思彤。緩著步,因為它有自信這隻獵物是逃不掉的,不管怎麼跑,都逃不出它的手掌心,因為它們一直知道。
 
  而思彤此刻才剛開竅,這如此致命的錯誤。
 
  這絕非對等的對峙,唯一的優勢,就是子彈比觸手快,她的手悄悄、緩緩伸向背後的步槍。
 
  手卻止不住地抖,因為腦裡的翻騰傳遞到了手上,但只能放手一搏,深吸一口氣……
 
  舉槍!喀吱扣下板機!
 
  咦?
 
  完了,忘了換彈匣!
 
  然後數隻觸手呼嘯而來!
 
  思彤飛身跳開,側撲進一旁的倒塌房舍。
 
  「糟了個糕!」
 
  (如果,無線電被敵方追蹤,頻道已經不安全了,所以當初我才會暴露……)
 
  她跌在地上,這一跌又讓腦袋裡的波濤不平靜了。
 
  (然後波倫隊長們若也用了無線電,也被追蹤,結果……)
 
  趕緊手腳爬起來,別無選擇地硬鑽入唯一的出路──廢墟間的縫隙,她真的要死命的逃了。
 
  (不是因為電波靜默,而是……)
 
  大家已經被靜默了,只剩下她。
 
  完蛋了!
 
  為什麼?他們明明是最精銳的小隊,竟然被幹掉?為什只剩下她,最沒用的候補?
 
  如果她槍法更精進,能多奉獻她一點微薄的戰力,是不是結果就會不同?
 
  但她沒辦法,她不是他們,要怎麼辦?她並不是菁英,只是臨時被波倫調來填補小隊的缺額,從一開始就註定是大家的拖油瓶了,若連菁英們都被解決,最弱小的她能怎麼辦?
 
  對不起大家,我辦不到,大勢已去,只能放棄任務,我並不是你們,只能活著與逃──她從心裡懺悔。
 
  她只是隻老鼠。
 
  只能如同鼠輩逃回鼠洞,擠入斷垣殘壁的狹縫裡求生,貓掌在身後,深入洞口要拖出逃竄的獵物──背後的牆磚正遭到貫穿,致命觸手猙獰著,要將她逼入死穴。
 
  砰隆!
 
  她都咬牙地爬著,不管廢墟中粗糙水泥或尖銳的鋼樑擦過,劃破身上數道傷,狹縫裡現在只求一線生機,她不想落入死穴,一頭拼命往前鑽。
 
  砰隆!
 
  鼠輩鑽在黑暗裡,尋求洞口的光,一個人的撤退──不,逃亡,只剩下那裡有希望,我軍占領區,思彤還記得波倫生前的話。
 
  因為她真的沒辦法,磨破的雙手,在暗無天日,沒有盡頭的縫隙中匍匐,仍抖著。
 
  砰隆!
 
  貓爪抓著鼠洞,洞口越挖越大,更多觸手一磚一瓦地拆除思彤僅有的屏蔽,砰隆!砰隆!廢墟崩壞與碎裂之聲在身後不絕於耳,地在震著,她的腿抖著。
 
  到頭來,她只能當隻鼠輩,思彤的心顫抖著。
 
  她只希望能碰到光,狹縫的出口,帶領她逃出這場惡夢,就算只是指尖摸到也好。
 
  給我一條出路吧,她說,抖著她的喉嚨 ,任何人,誰都好。
 
  砰隆!
 
  狹小的空間搖晃越趨激烈,它們越來越近,破壞之聲本來只從後方傳來,現在連面前都傳來了,要被包夾了嗎?
 
  砰隆!黑暗中眼前開出了一道光,刺眼地迎來她的末日。
 
  進也不成,退也不是,無路可走的她僵在原地,只能看著光緩慢地朝她逼近,來到她面前。
 
  刺著她眼的光線抓住了思彤的雙手,一個飛快地將她往外拉,身軀磨擦著粗糙的洞穴表面也絲毫不減緩地被拖出來,純粹一股勢不可檔的蠻力。
 
  「啊!啊!」
 
  粗暴地將思彤拖出了鼠洞,被攤在太陽底下無處可躲,強光直刺她的雙眼看不清一切,只剩下慘叫。
 
  就只能到這裡了,她放棄無謂的掙扎,對不起各位。
 
  「──動!」耳旁大聲響起,不知道是什麼,但不重要了,接著一股力道從後腦壓下,臉前陷入一片黑暗。
 
  和更大一巨響!或是數聲合一,砰隆匡瑯蹦隆!卡啦!卡啦!那是爆破、牆瓦崩壞、鋼樑扭曲與倒塌的合成,震耳欲聾且連綿不絕。

  一陣暴風襲來,挾帶的沙石劃過思彤的肌膚,她全身被煙塵壟罩。
 
  眼前仍然漆黑的她不明瞭怎麼回事,儘管她試著張開雙眼,但被抓住的她似乎沒有感覺到金屬觸手的堅硬與冰冷。
 
  黑暗中,沙塵的暴風並沒有直撲她的臉上,反而沾上一點點的溫度,暖的,但為什麼?反而像是被保護住。
 
  瓦解與崩落之聲逐漸停歇,另一股聲音傳來。
 
  「Delta 7、Delta 8 ,進行掃蕩!」「收到。」耳旁響起話聲,和稍遠處的答覆。
 
  「妳沒事吧?」
 
  緊抓的力道終於放鬆,她終於可以抬起頭來。
 
  煙塵下,模糊地看到剛剛她所穿梭,搖搖欲墜的廢墟已不復存,化為整丘的碎石,近乎夷為平地,煙塵裡有兩個影子在石丘附近巡視殘存的敵人。
 
  眼前被她倚靠的迷彩裝,兩人面對面側躺在地,他將思彤護在懷中,使她免於爆破的波及,思彤不久前就是被他抱住頭,埋進這胸膛裡,他的腰間綁了條繫上遠方滑輪的繩索,剛剛肯定就是用此滑輪組才能將她快速地拉出間隙。
 
  思彤抬起頭,直看著他的臉,還看不清楚,眨了眨眼多次。
 
  不,這不是因為煙塵下的朦朧看不清,或是視力還未恢復,是因為看到他太難以置信,那個人──
 
  「波倫?」
 
  他還活著?
 
  「妳也真是的,老讓我操煩呢。」
 
  「可是你、你不是?已經──」
 
  「我平常怎麼說的?這不是真的。」他坐起身並拉起思彤,兩人坐在地上「即便如此,妳也該……」
 
  「波倫!」
 
  剛分開的兩人又貼在一起,思彤撲進波倫的胸膛裡,他的胸膛濕了起來,傳來嗚嗚的啜泣。
 
  思彤感覺到頭上有雙手,摸著頭撫慰著她。
 
  「好了,沒事了。」
 
  平靜的力量由手心流進來。
 
  「沒事了。」
 
  溫柔包圍著思彤。
 
  「咳!咳!抱歉打斷你們的好氣氛,但你們有人的無線電忘了關,全程轉播呢,不介意的話,可否請你們他!媽!的!閉!嘴!Delta 5完畢。」
 
  思彤的無線電頻道爆出了一串話。
 
  「Delta 5,我怎麼說?你們禁止使用這個頻道通話,任務還沒結束。」
 
  波倫鬆開擁抱的手去開無線電,這的確打斷了現場氛圍,非常故意。
 
  「放鬆,隊長,我順便來回報:H5敵人已確認全數殲滅,任務完美完成,所以免煩惱了,這頻道現在可以自由聊天了,除非你們那裡的計劃搞砸了,不過我想不會啦,哈!」
 
  波倫對著無線電裡的Delta 5訓斥,Delta5仍吊兒郎當的回覆著。
 
  「咦?大家?大家都平安無事嗎?」思彤對著無線電問到。
 
  「當然都活的很好啊,不早說過這不是真的嗎?是模擬啊!就算是真槍實彈,妳真當我們和妳是同等級嗎?啊對了,以誘餌而言,妳還蠻耐命的啊,別說我沒有稱讚過妳喔!」
 
  「誘餌?什麼意思?」
 
  「Delta 5!」波倫喝斥。
 
  「啊──抱歉,隊長叫我閉嘴了,就到這裡囉,掰啦誘餌──Delta5完畢!」
 
  無線電傳來掛斷聲「真是的。」波倫也掛斷無線電,碎念了下Delta5然後起身巡視四周。
 
  太好了,原來大家都沒事啊,只是電波靜默下無法回話而已,思彤對自己這麼說。
 
  等等?他們都禁用這個頻道,但這個頻道不是波倫頒布給大家使用的嗎?
 
  那他們完全沒用無線電?不可能,他們那邊聽起來也是與這裡同步展開行動,這一定需要透過無線電協調,不可能只剩下她自己用。剛剛聽不清楚的「──動!」大概就是波倫對著無線電大喊「行動!」吧?
 
  啊?只有她自己用的?其實是這個頻道?只有她用著這個頻道,然後被異形們反追蹤,最後被預先設置炸藥幹掉。咦?本來計畫裡有設置這個雷區嗎?她怎麼完全沒聽過?
 
  而剛剛她被叫作什麼?
 
  誘餌。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個誘餌,來分散敵方的戰力?而因為她無法當成戰力,所以,只能當誘餌?
 
  若有什麼變故,趕緊撤退回這個G10據點,但若真的一切都沒救了,直接往E15區跑──波倫這麼說。
 
  不可能!波倫不可能讓她冒著這種危險做誘餌吧?
 
  是啊!他才剛救了思彤,自己冒著危險來救她才下令行動啊!
 
  但──
 
  但如果那個頻道就是專門用來誘敵的訊號,所以其他人都禁止使用嗎?
 
  所以他給了思彤會被追蹤的頻道,然後派大家去搜索敵人,事實上也只是假裝的橋段?
 
  若真的遭遇到敵方,妳儘管無線電呼叫我們沒關係──他更這麼說。
 
  為什麼她被置身事外?全然不知?
 
  「妳還好吧?能走嗎?」
 
  隊長看著愣在地上的思彤,對她伸了手,她握住隊長的手被拉了起來,兩隻戰術手套摩擦著,乾澀的。
 
  「那個,波倫?」
 
  「怎麼了?」
 
  「呃,剛剛的……」
 
  那是她的疑惑與不安。
 
  「不,沒事。」
 
  卻原封不動地吞了回去。
 
  「沒關係的,儘管說吧。」
 
  「沒事,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沒事了。」
 
  這除了對波倫說,也是對自己說的話。
 
  「OK,別太逞強自己了。」隊長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加入Delta 7與 8的掃蕩行列。
 
  我想相信他們,思彤對自己這麼說,她要相信隊長,相信波倫,並且有一天要追上他們。
 
  這是場很成功的任務,屬於Delta小隊的勝利,但不屬於思彤的,直到真正成為他們的一員那一天,那才是她的勝利。
 
  否則,她只是缺額遞補,一個棄子。

***閒聊分隔線***

同步於鏡文學發表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0224
或是你對故事相關差圖有興趣的話,粉絲專頁裡有
https://www.facebook.com/od20plus/
都超缺人氣的哈哈......拜託QQ

這章寫好久,硬是把第一章拆成兩節。
給想要追的讀者,大後方學院不是純軍事,大概是三成人生成長,兩成軍事,兩成學園(抱歉,沒有戀愛),與兩成的架空科幻,交織出來的故事。
嘛‧‧‧‧‧‧起碼這是目前的比重,未來肯定是會變的,大綱都寫下去了。


[ 本帖最後由 od20plus 於 2018-8-20 12:50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Site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