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旭偉m92fs純操作槍出事了...急急急

台灣的司法體系, 還是一個人治, 法官自由心證的體系

所謂 "(五)本件原告所生產製造之系爭槍枝,經鑑驗結果認為足以改造成具有殺傷力之模擬槍",  光 "足以改造成具有殺傷力" 就有很大的裁量空間,

現在市面上見到的所有玩具槍, 只要有心, 都能改成具有法定殺傷力的武器 - 這些違法嗎?
乾電池挖空, 也能改成土製炸彈 - 乾電池違法嗎?
家用的菜刀, 不用改造 - 一樣可以把人頭砍掉, 菜刀違法嗎?
一跟縫衣針, 插到致命點, 一樣可以要人命. 縫衣針違法嗎?
雙手用力一扭, 可以把脖子扭斷, 擁有手違法嗎?
就算一個人有心殺人, 沒有動手之前, 能判他違法嗎?

一個符合人權的憲法允許判定 "動機罪" 嗎? 除非有 "預謀犯罪" 的確實證據

所謂的 "足以改造" 都只是 "動機推論" 而已, 法條本身就已經是違反無罪推論.

在法律沒有明確定義 "足以改造" 的程度之前, 任何判定都還在法官的自由心證.

TOP

回復 17F 的帖子

我的論點並沒有要批評第一線檢警司法人員的意思,

其實, 我對他們在情感上帶有一份同情與憐憫 (警匪片看太多了 ).

他們在第一線, 負有保護良民免於受歹徒侵害的責任, 也是在第一線面對歹徒
的槍械刀械, 當你面對一個歹徒拿著槍或刀時, 你必須假設那把槍隋時會向你
掃射, 或那把刀隨時會向你砍來. 因此必須隨時有對方預謀犯罪的本能警覺.

但是在法院裡作法律裁判時, 是講求證據, 因此是以 "無罪推論"為精神, 這也就是
為什麼執法者, 不能身兼裁法者, 因為執法者基於職業本能, 通常是做 "有罪推論"
早期的違警罰法, 基本上就是球員兼裁判的作法.

第一線的執法人員執法時, 基於犯罪預防或人身安全預防, 而做有罪推論的作法,
情有可原, 然而對於違法者的犯行確定, 有其法定的程序.

然而問題就出在這些法定程序, 太多人為的空間, 或早期有太多獨裁者或政客
上下其手的痕跡, 以致於 "自由心證" 的空間太大. 導致後來有所謂 "摸奶10秒鐘, 不致
於產生性慾, 所以不算性騷擾" 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判決出現. 你說這種的治安問題,
能怪第一線執法人員不努力嗎?

第一線的執法人員, 只是在錯誤的系統中, 企圖做對的事. 結果通常是兩面不是人.
台灣的司法系統想要 "正常化" 還有很多要學習與修改的空間.

只是台灣的政客 "有空嗎?"

TOP

看到這些判例...

真擔心, 瓦斯手槍也是很危險的, 也可以被 "足以改造"

只要滑套換個有撞針的槍機, 槍管換一支可塞真槍子彈的槍管
再在槍膛中塞一顆子彈, 一樣可以有類似測試單位的效果....

是否瓦斯槍也要被禁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juu555 於 2008-7-23 13:32 發表
你不用擔心,早晚連電槍都禁 ... 玩具槍管玩具槍身不是金屬就是鋼製品,說不定到時候會說把box拿出來換金屬零件改個彈夾就可以打出子彈,以那些官的邏輯思考只是早晚,趁現在還能玩趕快玩,不然等以後只能在紙上畫槍來乾過癮,自 ...
看你這麼說...

想到最近大量的進口全鋼製的AK47BB槍, 加上一萬多人的大陸偷渡客....

這會不會是 "ㄚ共仔ㄟ陰ㄇㄠ′" 啊....

離題太遠了... , 對不起樓主了... 閃人...酸

TOP

發新話題

Site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