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12
發新話題
打印

[轉載] 惡靈勢力 - Hunter的故事(09/7/28增)

惡靈勢力 - Hunter的故事(09/7/28增)

沙沙作響,是雨聲么?下雨了?我這是在哪?睜開眼,我搖搖頭,周圍一片漆黑。可是我卻能夠清晰的看見任何東西,就算沒有燈光。

    床?我躺在床上?我爬起來,下了床。頭好暈,真的好暈,耳朵嗡嗡作響。低下頭,床邊躺著兩具屍體,一男一女三十多歲,身體像那碎紙片般破爛不堪,髒器鮮血散落一地。這血腥味感覺真好,也讓我疼痛不已的頭舒服了許多。

    踉踉??,我走到窗前,直接一跨,我下到了地面。

    雨不是很大,但是雨聲真的很響,很討厭,很討厭。

    是誰,我是誰?環顧四周,到處都是屍體、破損的汽車、還有那隨著雨水而流淌四周的紅色血液以及一些墨綠色的液體。

    腳步不穩,我一個踉?跪倒在地面上。這是一個坑,因為雨水的關系,積了很多。

    天空一倒閃電跳出來,一瞬間照亮了四周。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那僅僅的一刻我看到了水面上浮現的倒影:一個扭曲的面孔——眉毛已經沒有了、鼻子爛了一邊、那有著血跡的嘴角顯露出來的是一對獠牙。這就是我嗎?這就是我現在的樣子嗎?這個丑陋的樣子,不……我舉起雙手想要捂起臉哭泣,可是抬手的時候,我看到了自己的雙手——手指甲無比的尖銳,而且還很長。這讓我想考斯麥爾大街17號的娛樂中心里的游戲《Street Fighter》里面的VEGA,我總是很喜歡用它,這下好了。

    看了那比較讓我滿意的雙手,我再看看自己的身體——穿著一件病人的衣服,通體白色。但是在這白色的衣服上卻遍布著血跡,就像一副潔白的畫布,塗滿了紅色的水彩。不,學校里的繪畫課我總是拿不到B+,每次回家杰克總是很不滿意。

    提起杰克……我想起了我的母親。杰克是我的繼父,父親和母親離婚后就消失了,而母親則嫁給了杰克先生。幾乎在剛辦完離婚手續的那天晚上,他們就邀請了朋友去教堂參加他們的婚禮。我恨她,不過現在不會了,因為我剛剛想起我起來的床前那兩具屍體是誰了。

    “人總要向前看!”父親總是這樣教我。于是,他前進了,把我丟在了后面。所以,我也要趕上去,追上那個家伙才行。這衣服盡管血腥的味道讓我很好受,但是這樣會讓我覺得我像……像身后那兩個家伙。他們也是穿著病服,一個趴在牆邊一個蹲在牆角,在歡快的吐著什么……墨綠色的液體,我討厭那玩意。

    對面街角有家服裝店,里面有套衣服我很喜歡,也許我該去看看,說不定還沒人去買,或者說是搶。

   
    門是鎖著的,很正常。但是在我這雙新手面前,以前無可奈何的鐵門只不過是薄紙一片,我越來越愛這雙新手了,雖然要付出點代價,比如以前那張我很喜歡的臉蛋。不過算了,有了這雙手,還需要靠臉蛋釣女人么?

    綠色的兜帽衫,這玩意我喜歡很久了,但是牌子卻……足以讓我在那家快餐店打工打上三個月。

    當我正在鏡子前反復看著換了新行頭的身體時,我聽到了槍響,還有餓鬼們的慘叫聲。餓鬼就是那些衣服破爛,滿身是血跡,整天趴在牆角在那吐啊吐的家伙。在來的路上我看到了不少,而他們都不理會我,完全當我不存在。只是當一只小狗跑了出來時候,他們的那樣子讓我覺得取餓鬼這個名字是最好聽的。可憐的小狗,那可是我很喜歡的大麥丁種類啊。

    門碰的一下打開了,我背對著門,通過鏡子我看到了一個人影闖了進來,舉著手槍,還有手電。那光亮,很煩人。

    “嘿,老天我終于見到一個活人了。伙計你還好嗎?轉過身來,讓我看看你不是那些討厭的家伙的同伙。”

    很好,我穿上衣服的時候很習慣的把兜帽拉了下來,這玩意比較大正好遮住我那張有點不受歡迎的臉。

    我小心的轉過身,舉起了雙手,以表示我手上沒有武器。指甲?我簡直太愛它們了,它們居然可以和貓爪一樣在我不需要的時候收起來。

    “哦,感謝上帝。我和大伙走散了,我說我要完蛋了,一個人在這夜晚是很難活下去的。嘿,兄弟,你怎么沒武器。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走到這的,沒有武器可是很危險的。接著!”說著他丟過來一把手槍,我沒有接,手槍掉到了我的腳下。

    “卡擦”的一聲響,那家伙操起了背著的散彈槍,並且把保險拉開。

    “老天,看這門,一只hunter來過這附近。這抓痕還很新,你剛剛一直呆這嗎?”

    黑鬼,他們總是那么?嗦,自言自語、自娛自樂,像個嘈雜的收音機一樣,完全不管周遭別人的感受。而且……生人,他和那些餓鬼的氣味完全不同,那是活人的氣味,從我醒來到現在一直都是在這那腐敗的味道中行走,這味道很舒服。可是活人的味道……很討厭。不,不是討厭,那種感覺……那種感覺就像……就像看到一只性感的尤物赤裸著躺在床上,我要……我要……

    就如見到性感美女,下身的某個物體要出來一樣,我的手爪也不受控制的探了出來。這味道、這感覺、這氣味,就是它!!就是它!!!!!

    “哦,SHIFT!”黑鬼看到了我的雙手,他反應了過來正要調轉身體和槍口對著我。可是……太慢了,他實在是太慢了,在我看來他就像一個在球場上的小孩子一樣的慢。球,是我的!!

    在我感慨著他的緩慢的時候,我的身體卻已經自然而然的一躍而起……

    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騎在了他的身上,不!確切來說是騎在了他的屍體上,脖子開了個大口子,血已經流淌了一地。

    我殺了他?殺了他!

    我仰起頭,用力的呼吸著這帶著血腥味的空氣,那血腥還是熱騰騰的,這感覺太美了。擦拭了下臉頰的血跡,我忍不住把沾著的血跡放到嘴邊,舌頭下傳來的那鹹鹹的味道太美妙了。這種味道可比麗薩下面那些液體要鹹的多,也腥的多——盡管據我所知她的味道是我們班里最腥的了。

    還不夠,還不夠!!只是一下而已,還不夠!!我要更多,更多的這種感覺!!!

    可是在這之前,這黑鬼弄髒了我的衣服,盡管我可以不在乎。但是如果讓其他生人看見了,他們一定會有所防備的。不過很幸運的是……我身后的衣櫃里還很多這個款。就算每一件都能收獲一次的話,它們的數量足夠我用很久了。

2009/7/20增

深吸一口氣,在雨夜中我無比的喜悅。這種獵殺的感覺就像征服了一次性感尤物般,具有著無比的滿足感,它能讓我從生理和心理上得到巨大的快感。我發現我愛死了這種感覺以及現在這種情況了,沒有喋喋不休的老媽、沒有一副居高臨下的杰克先生、沒有吃醋的女人、沒有警察查駕照、沒有酒吧侍應小妞要看身份證。這獲得的快感是如此的簡單,簡單到就像跟一群小孩子踢一場足球一般。

    我站起身,離開了腳下還在抽搐的屍體,舔舔指甲上殘留的血液,這是征服之后的滿足感。在連續干掉六個家伙后,我終于滿足了——雖然這只是暫時的。

    他們實在是太脆弱了,動作緩慢、膽小無比。在一輪餓鬼潮下,他們尖叫著四散逃跑,完全不顧同伴的安危。可憐的大塊頭,他檔住了三個餓鬼的前進,卻死在了身后的那個小家伙的槍口下。地面街口的那個小白臉卻是肚子逃的最遠,也是我第一下手的目標。他太自私了,身上帶著一個燃燒瓶、還有一個醫療包,那把自動連發散彈槍如果是在大個子手上絕對能撐過這輪襲擊。

    在我獵殺完最后一個生存者時,周圍的餓鬼馬上就忘記了前一刻的瘋狂,開始自顧自的找地方積蓄吐他們的胃液——那些墨綠色的液體,似乎這是他們生存的唯一目的。而任何打擾他們干這事的生人,他們都要把對方撕爛。毫無技巧性的猛沖猛打、拳打腳踢、手抓口咬,完全就是一群野獸。

   
    “boomer”一個聲音從我身后穿過,我回過頭,是一個大胖子,全身腫大的家伙……仔細辨認,那頭發,沒了一邊。我知道他是誰了……瘦猴精布萊爾,特別節食,吃什么都要講究。那頭發還是我那天看到斯特爾一伙用剃刀把他頭發剃成那樣的,可憐的家伙他要是看到自己現在這幅模樣非痛苦死不可。不過他現在也已經算是死掉了吧,完全是一具比餓鬼更“聰明”一點點的餓鬼而已。那么胖的身體,吐出的胃液卻似乎是惡鬼們最喜歡的,大概他們是誰吐的液體一次量最多誰就最值得崇拜吧。

    腳下這個小家伙,一頭爆炸頭,被布萊爾噴個正著。雙眼完全看不到東西,于是又引來了一群餓鬼。慌亂中他用那把微型沖鋒槍干掉了一頭餓鬼,卻也干掉了替他擋著餓鬼的大個子以及打上了另外兩個同伴。

    這個城市已經完蛋了,相對與它以前的樣子。不過現在這個樣子才是我喜歡的城市,只是不知道還有多少的幸存者給我享受。

    漫無目的的走著,我經過了一棟房子。一陣悲切的哭泣聲在寂靜的城市里回響,辨認方向我走到了一個房門前。

    打開門,牆角里一個女人趴在那里哭泣著。生者?不,那不是生者的味道。但是也不是餓鬼以及布萊爾那種玩意的味道,它的味道更獨特。

    走到一邊,我看清了那垂下去的臉……艾米麗。班里最纖弱的一個小妞,胸部平平、留著一條長辮子、戴著一副深度近視眼睛。是個很和善或者說是很軟弱的小妞,也是少有幾個我不想接觸的小妞。但是似乎她還是和我有過幾次交情,當然不是那種“晚上我父母不在家”的交情就是了。

    我走過去,想和她打個招呼。可是才走近幾步,她猛然抬起頭……老天,她那眼睛發出著黃色的光,這可比那些餓鬼的奶白色眼睛要耀眼的多。同時的,那咕咕的聲音從她喉嚨里傳來,就像一只小狗在警惕著進入它領地范圍的警告聲,帶著很重的敵意的警告聲。


    看到她垂在兩邊的手上那更長更尖銳和更硬的指甲,我決定不去激怒她。本能的判斷,我不會是現在的她的對手。反正她那身材也不會引起我的性趣,她的氣味也不會引起我的新的興趣,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我還是離開的好。

     


    我跳到了附近的一棟樓的樓頂上,坐在水塔邊上我感到無比?意。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沒有任何的約束。

    雨已經停了,可是雷聲還在偶爾的跳出來。

    正當我在閉目養神的時候,我聽見了槍響。  然后又是嘈雜的餓鬼的叫聲,看來又有幸存者出現了。

    可是我才剛剛“吃飽”了,但是幸存者少一個是一個。為此我決定不放過機會,先在一旁看看。

    我躍到了槍聲所在地方的附近樓上,過道里有四個幸存者。看站位和開槍的次序,似乎是團隊合作比較?熟的。塊頭比較大的一個男子端著散彈槍站在前頭噴著不斷湧來的惡鬼們,而拿著微型沖鋒槍的紅衣小妞著在一旁端詳著,偶爾照顧漏過散彈攻擊欺近身前的餓鬼。另外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紅色領帶的黑鬼則端著一把更大型的沖鋒槍不斷的照顧著他們側面,最后一個帶著貝雷帽的老家伙拿著一把獵槍正在左顧右盼警戒著身后以及另一面的狀況。

    防守很嚴密呢,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沒有沖散就是我也不好動手,看來這次要謹慎行事了。

    很快,他們退到了一個開闊的街道上。餓鬼們的前赴后繼的不斷朝他們撲去,可是卻不斷的倒在他們那緊密的火力網之下。

    就在此時,一陣怒嚎傳來,緊接著是一陣咚咚作響的地動山搖,就連在屋頂的我也能感覺到那股震動。

    “TANK!!”黑鬼大叫,然后應正他的話的是一台汽車被一個巨大的身影掀飛,直接砸在了最接近他們的餓鬼身上。


“跑……還是打……”黑鬼端著槍用輕聲的問著身邊的同伴,在沒有得到回答后他再次問道:“跑還是打

……”

    “跑!”隨著老家伙簡短而堅定的低聲口令下,四人在開了幾槍后開始拼命的往后撤。我很滿意“進化”

后的我現在的狀況,無以倫比的跳躍和敏捷身手,尖銳的雙爪,還有那靈敏至極的聽覺。它能讓我聽到任何一

個范圍內我想聽到的聲音,而不會讓其他以外的雜音干擾到我。

    很快,他們就爬上了一座鐵梯。這些貧民建築標志性的樓梯只能單人通過,卻是成本低廉又實用的設施。

    鐵梯子最后在大木頭的蹂?下成為了破爛,但是很可惜的是它也毀掉了自己通往目標的橋梁。不甘心的它

,對著剛爬上樓頂喘氣的四人組用力的捶打著胸膛,高聲怒號。這家伙,不屬于進化,而是退化,退化成了猩

猩了。可悲的家伙,只擁有蠻力卻沒有頭腦,只會被玩弄在鼓掌之中。

    “真不敢相信,我們成功了!我們成功了!!”黑鬼高興的叫道,他們總是那樣輕浮。

    “我們剛剛只是才穿過了一條街道,要慶祝還是等離開這個城市到達安全的地方再說。”老家伙點了根香

煙,很老成的丟下這句話。

    他們存活了下來,很幸運,也很有實力。當然,幸運是建立在實力之上的。就像我一樣,看著自己的利爪

,我知道我這次的目標是他們。越是能反抗的獵物,才越覺有獵殺的價值,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在獵殺之后獲得

的快感倍增。

以下新增直接回復本文

[ 本帖最後由 台灣小兵 於 2009-7-28 11:13 編輯 ]

TOP

被感染的hunter 還知道要換衣服偽裝?

TOP

hunter是那個像跳蚤在那邊跳來跳去的那隻嗎

TOP

我還滿想知道坦克的內心世界的

TOP

今天已新增

TOP

小兵大~可以把增文的日期放在新文上面嗎?這樣以後會比較好找

TOP

嘿~真幸運!

一上來就看到新篇

TOP

回復 7F 的帖子

妳的手掌大小剛剛好耶~,Desert Eagle在妳手上一點都不會槍大手小。

我都不敢拿自己的Desert Eagle自拍,比例太奇怪了

TOP

天呀=_=  有點詭異

我剛剛,剛好要安裝這個遊戲,看到它本身的圖片

太巧了~ 感覺有點陰森

TOP

回復 1F 的帖子

這是你寫的啊?寫的不錯啊!腦子裡還好沒有只裝正咩

TOP

這是你 啊?

[ 本帖最後由 peterchk 於 2009-7-20 23:25 編輯 ]

TOP

回復 8F 的帖子

星期日...我有小試了一下

TOP

2009/7/22增


我蓋上兜帽小心的趴了起來,躍到了他們旁邊的一棟建築上。我要把自己隱藏在陰影之中,只有這樣才能

讓我最有效率的靠近他們。

    他們所在的樓頂正好有幾把武器以及……一堆彈藥。不可否認他們的運氣是多么的好,這正好補充了他們

剛剛所用掉的彈藥。我小心的爬過一面牆,繞到了他們的側面。

    “老天,我得休息一下,剛剛可累死我了。”黑鬼大意的靠到了圍欄上,正是他們中離我最近的一個。

    另外三人都在緊張的補給著手上的武器彈藥,看起來是放松了警惕。這就是時機,這是我這兩天來獵殺的

經驗。我興奮的連利爪都開始顫抖,這讓我更壓低了自己的頭部,並把力氣積蓄在雙腳上。只要下一刻,我雙

腳發力,我能直接躍到那個討厭的黑鬼身上,給他脖子來那么一下,然后在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跳到了

右邊的水塔背面,利用陰影我可以掩蓋我跳躍的動作而消失在右側大樓的窗戶里。而他們只能是悲痛的看著又

一次倒下的同伴而傷心。

    就在我就要跳出去的瞬間,正在裝填彈藥的三人幾乎同時的調轉了槍口對著我這邊就開槍……

    子彈沒有打到我的身上,而是打到了黑鬼旁邊正爬上圍欄准備襲擊黑鬼的餓鬼身上。那玩意來不及哀叫就

掉了下去,在樓下傳來了輕微的物體落地的聲音。

    “OH,SHIT!!”黑鬼嚇得翻過身來,而餓鬼卻已經掉了下去。他端著微沖對著樓下一陣亂射,口中大叫

著:“shit!!shit!!!”

    “嘿伙計,你下次最好留意好你的屁股!”穿著背心的大個子沖著黑鬼笑道。

    他們的警覺性實在太高了,如果剛才我跳了出去,那么此刻躺在樓底的就是我了。而且我幾乎沒注意到在

我眼前的餓鬼,這也讓我對自己得大意感到不滿。要獵殺他們實在不容易,此刻連最緊張過后的放松時刻他們

都沒有放松,我還需要尋找更合適的空擋,比如落單的時候。而接下來的時間里,我要做的就是時刻保持在他

們的周圍,直到機會出現。


    遠處傳來直升機的聲音,很快它繞過了一棟高樓轉了出來。它飛的很高,並持續的發布進行喊話。

    “如果有任何人聽到,那么請注意:我們有直升機可以送你們離開。任何幸存者聽到這段話可即刻前往慈

愛醫院樓頂,在那里我們可以接送你離開。重復……”

    “是慈愛醫院么?看,那棟大樓是不是”大個子指著遠處的一棟高大的建築屋叫道。

    “佛朗西斯,沒錯。那就是慈愛醫院,我們離那不是很遠,大概要穿過兩條街道而已。我上個月才到過那

進行例行的健康檢查,政府對我這種越南回來的老家伙的福利還算可以的。”

    “哦,比利。你都壯得似頭牛,我覺得剛剛根本不用逃,你只要上去就行了。掰手腕那TANK根本就不是你

的對手,啊哈哈!”黑鬼大聲笑著調侃道。

    “路易斯,孩子。你應該學學如何擦干淨屁股,我可不會永遠幫你擦,你得學會習慣沒有我在的日子。”

    “別那么說,比利。我們會離開這里的,我們四個……或者更多,你知道,我們也許會在路上遇到其他的

幸存者,多一個人總是多一份力量和希望。”穿著紅色夾克的黑頭發女性說道。

    “沒錯,若依說得對。我們會到那兒的,然后我們就可以坐直升飛機離開這鬼地方。我們可以去蒙塔納州

,我在那有棟房子。這些爛攤子讓政府和軍方來收拾,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在暖暖的壁爐前喝酒,吃烤火雞。見

鬼的,這里又冷又黑。”大個子一拉槍栓,大聲說著。

(待續)

TOP

原來是轉載的...

TOP

回復 14F 的帖子

真的喔?我怎麼沒看到有附註??

TOP

 26 12
發新話題

Site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