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轉載] 蔣緯國回憶:在大陸時兩位下級向他下跪的經歷

蔣緯國回憶:在大陸時兩位下級向他下跪的經歷

歷史學家劉鳳翰根據對蔣介石之子蔣緯國的訪談記錄整理而成《蔣緯國口述自傳》,在這部傳記中記錄了兩次下跪事件,現在讀來十分耐人尋味:

民國31年,我坐隴海鐵路線的夜間快車從潼關返回新安,因為胡宗南將軍有事找我去研究。我喜歡睡在上鋪,因為臭蟲都在下鋪,不過他們分配下鋪給我,我也就坐在下鋪。

火車還沒開時,上來了一位少將,我就站起來向他敬禮,我敬完禮還沒坐下,那位少將就說:「上去。」我心裡想:「我的車票買在下鋪,你叫我上去,我還求之不得呢!」

於是,我就把上衣脫掉,掛在上鋪,這麼一掛,就露出我的配槍來,那是一把銀色的白朗寧,是我去部隊臨走時父親(蔣介石)送給我的。那位少將一看到我這把手槍便問我:「你這把手槍哪裡來的?」我說:「是我父親送給我的。」

那位少將又問:「他也是軍人嗎?」我說:「是。」他說:「我看一看行不行?」我便把手槍拿出來,退下子彈後遞給他。他看了以後很喜歡,說:「我跟你換一把怎麼樣?」他的手槍也是白朗寧,不過已經生鏽了,我就把退出的子彈再裝回彈夾,把彈夾也給他,並且說:「對不起,我只有這一個彈夾。」他說:「好了。」意思好像是你還羅嗦什麼,然後他就把他的手槍放在我的槍套裡面。」

第二天一早,火車到了西安,胡宗南將軍派了熊副官來接我,這位少將也認識熊副官,見了他便恭敬地問:「你來接誰?」熊副官說:「我來接蔣上尉。」說來好笑,這位少將跟我換槍時也沒問我的名字

後來,這位少將就獨自走了,我也跟熊副官一起走。等到將近中午的時候,有人來報告:「外面有一個少將跪在大門口不肯走,要求見蔣上尉。」我就趕快出去把他扶起來,他把槍還給我,我也把槍還給他,並且請他不要介意。我跟他說:「這件事情沒有什麼,這把槍任憑誰見了都會喜歡,將軍如果喜歡的話就帶回去用好了,沒關係。」他說:「那不行,以後見了老太爺怎麼說。」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另外還有一次,那是我從西安回到潼關時發生的。白天火車很擠,雖然是對號快車,但是過道上都坐滿了人,很多人帶了行李,往走道上一放就坐在行李上頭。火車開車後,我看到一個上校擠過來往前走,沒多久又看到他從前方擠回來,當第二次經過我的座位旁邊時,我就站起來問他:「上校,你是要找人還是要找位子?」他說:「找位子啊。」我就說:「請坐吧!」

那位上校看了一看我,「啪」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臉上,很生氣地問我:「剛才我過來時你看見了沒有?」我說:「我看見了。」他說:「你剛才為什麼不讓座?」我說:「上校,剛才你是從我背後過來的,等到我看見你時你已經走過去了,我以為你在找人,及現在看你又擠回來了,所以我特別問一問。」沒想到,他又「啪」的一巴掌打過來,說:「你羅嗦什麼!」意思是你還不讓位。其實我已經站在旁邊,我說:「你請坐。」說完就到廁所里坐在馬桶上。
後來,列車長來查票,車廂里有認識我的人就跟列車長說:「那位上校剛才打了蔣緯國。」列車長就問:「那蔣緯國呢?」那個人說:「他現在坐在廁所里,他的位子給了那個上校。」列車長就跟那位上校說:「你坐在人家的位子上了。」而且那位上校根本就沒有票,列車長一方面要他補票,並告訴他剛才那個上尉是蔣緯國。

那位上校聽了以後,等補完票就跑到廁所門口「嘣」的一聲跪了下來,並且再三地道歉。這一來反而把我嚇壞了,我挨揍時並沒有被嚇,反而覺得很正常,但是看見了一個上校跪在我一個上尉的面前,我可受驚了,就趕快把他扶起來。

那位上校一定要我原諒他,說他家裡還有老娘在,好像我馬上就要把他拉出去槍斃似的。我把他扶起來後請他回到座位上,我還是坐廁所里,他堅持要我回到座位,說廁所里臭,那時候的廁所當然是臭得不得了,但是坐久了也不覺得了。
從這些事情中我看清楚了中國軍隊是怎麼樣的一批人組成的,要帶著這麼一批人去打仗,而且要面對如此精銳的日軍,還要打勝仗,實在是不容易
https://kknews.cc/zh-tw/history/e9lye5z.html

TOP

國軍裡頭多的是這種仗著自己官階吃兵玩兵的例子,我們這些義務役的都看在眼裡,退伍了豈會不把這些對外講........

TOP

高階軍官仗勢欺人的狀況屢見不顯,近年大概隨著素質提升、爆料活躍等關係略有改善,但仍時有所聞。
這篇文章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有個主角指的是蔣經國,話說他27年就是少將,怎麼蔣緯國31年還是上尉?而且正常一名少將看到他人有銀色的槍而且還不是部隊配賦的,應該都會覺得他大有來頭吧?
蔣中正好像滿喜歡送人伯朗寧,在國內也看過相關報導。之前看到中共拍的電影,經國先生也是攜帶Hi-Power,也許是考證到位。
白朗寧在臺灣服役的資料感覺很有限,據悉侍衛人員(買菸那群)使用滿長一段時間,後來被左輪槍取代。應該也就只有加拿大一間製造商,不像毛瑟或.45廠家多元。
汽化穩定,才是王到。
個人偏好方便攜帶之小鋼瓶。

TOP

引用:
原帖由 中華大帝 於 2019-9-15 22:05 發表

,怎麼蔣緯國31年還是上尉?而且正常一名少將看到他人有 ...
蔣緯國民國38年2月升任裝甲兵副司令,官階也就是上校。

[ 本帖最後由 ptnr93 於 2019-9-24 10:57 編輯 ]

TOP

現在的部隊也是一樣

這款長官!36歲的黃姓男子104年餘陸軍航特部飛訓部擔任少校副連長,但卻仗著學長身分威逼軍官學弟,不但吐出吃到一半的檳榔渣要求學弟接著嚼,「檳榔汁也給我吞掉」,甚至還以業務執行情況不佳為由,拿出粗吸管要學弟將一旁魚缸內的水全喝光;誇張的霸凌舉止令學弟再也無法忍耐,氣得提告黃男妨害自由。

台南地院判決書內容指出,黃男畢業於陸軍官校91年班,104年4月前往陸軍航特部飛訓部擔任少校副連長,但黃卻仗著年資較深,欺壓軍中的陳男、潘男、李男、林男等軍官,甚至其中有人還是連長,位階雖比黃男高,但礙於年資仍只能尊稱黃為「學長」,對於其命令、要求不敢不從。

106年1月,黃男與眾學弟前往台南某餐廳聚餐,席間李男為緩頰黃與另名學弟糾紛,出言替他人說話,引起黃男不滿;黃當著眾人的面將抽到一半的菸頭丟入李男飲料杯中,並以大聲命令的語氣要求「你現在馬上把這杯喝掉,我這件事就算了;你今天不喝,以後這件事沒完沒了!」李當下備感羞辱,敢怒不敢言,所幸經在場眾人勸阻並未喝下該杯飲料。

事隔數日恰逢軍中春節留守期間,眾軍官在部隊內用餐時黃男開口要求林姓學弟「上台唱歌」,但林男不從,黃當即怒斥「連唱歌都不會」,立刻板起臉孔命令林男換上迷彩服全副武裝,並在眾人面前對林施以「踢正步訓練」,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直到黃男滿意為止。

脫序行徑還有這樁,106年3月中旬晚間,黃男嚼著檳榔走進學弟寢室,見到林姓學弟後突然要求「把手伸出來」;林男不明就裡,但礙於黃男是學長身分不敢不從,只好乖乖將手伸出,不料黃男卻突然張口作勢要將口中檳榔渣吐到其手中,嚇得林男縮手閃避。黃男見狀怒氣噴發,訓斥「你在閃什麼?」接著再要求林將嘴張開,強制將嚼到一半的檳榔塞入其口中,命令平時沒有吃檳榔習慣的林男繼續嚼食,就連檳榔汁也要全吞下。

最扯的是,106年3月底,黃男要求潘姓學弟與林姓學弟前往其寢室,並指責林男業務執行情況不佳,當場指著一旁的魚缸「你把這些水喝下,為你的錯誤負責!」林男當時嚇得不敢喝,黃遂轉看向潘男,表示「你是他的直屬長官,下屬有錯就要負責,如果把魚缸裡的水全喝完,我就不再計較,以後也不再找林麻煩」,語畢後還隨手掏出一根飲用波霸奶茶的粗吸管,示意潘男喝魚缸水。當下氣氛僵持,潘為了保護林姓下屬,只好硬著頭皮將魚缸內的水喝到幾乎見底,直到被缸中的蝦子嗆到才停止。



原文網址: 部隊土皇!副連長惡整「逼喝魚缸水」 軍官護下屬悲憤吸光…被蝦嗆翻 | ETtoday社會 | ETtoday新聞雲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1215/1331989.htm#ixzz60X6Ryalx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在家~
當被警察持搜索票搜索時,善良的玩家該怎麼自保?

出門~
遇到壞人拿手槍~被迫之下如何防止對方開槍?

TOP

引用:
原帖由 more 於 2019-9-25 18:53 發表
現在的部隊也是一樣

這款長官!36歲的黃姓男子104年餘陸軍航特部飛訓部擔任少校副連長,但卻仗著學長身分威逼軍官學弟,不但吐出吃到一半的檳榔渣要求學弟接著嚼,「檳榔汁也給我吞掉」,甚至還以業務執行情況不佳為由,拿出粗 ...
最後台南法院只判處黃姓男子1年有期徒刑,緩刑2年,全案仍可上訴,法院判得比軍法還要輕的多。少校還是副連長,真是黑的發亮。

[ 本帖最後由 ptnr93 於 2019-9-27 09:57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Site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