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 玩具槍是原罪?還是執法績效陷人於罪?

從 "做這件到底誰得了好處",就比較能看到問題的根源,
對於台灣的法律和執法人員(包括修法大人),有時我們只有搖頭的份

TOP

引用:
原帖由 ni19870314 於 2011-9-4 08:38 發表
推生存界出立委
如果推出立委, 讓生存遊戲整個趨向合法化推廣, 會有幾個狀況 :
1. 限制玩家裝備穿著(因為這樣才有工廠生產從中得利與回扣)
2. 玩具槍工廠與周邊全得登記註冊(這樣立委們才有"利"可圖)
3. 生存場地被集中管理與收費(一樣讓他們有利可圖, 不然"利"委叫假的喔!?)
4. 納入教育部體育司管理, 然後被歸納為某"運動規範管理"......(相信我, 依照鬼島官員的思考邏輯, 這....未必是好事)



以上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TOP

警察應該隨身帶著測速器當場測試玩具槍支就可以了..就像當場測酒駕一樣..就不會造成警民糾紛問題..
沒有違規改造槍支..就不用怕警察測試玩具槍支..是否造成嚴重傷害很難辨識..當然要測試過才知道..
我想警察也不會那麼無聊找麻煩..必竟玩具槍並不是真槍..不要把玩具槍改成超過法定標準..應該是沒問題的..
否則全省的玩具槍店..早就關門了..政府也不會開放玩具槍店後..再叫警察去取締..給自己打嘴巴吧?!

TOP

如果認定持有玩具槍是違法..警察可以直接在玩具槍店門口外..等著抓你比較快不是嗎??..
不隨便在公共場所亮槍..在自家打靶..深山野外或是安全場所玩..警察根本不會找你麻煩..
法規制訂越嚴格..對玩家越有保障..可以嚇阻喜歡亂改槍支的那些人..那不是很好嗎??

TOP

那麼誰去實踐呢??
fuck

TOP

如果被抓的玩家剛好在司法部門工作呢?

我是個菜到不行新手,剛偶入版大所提的問題又看到各位前輩所提亂象,有一想法不知是否對這問題有最基本的助益。
誠如前輩們所說,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警察系統難保沒有...害群之馬,被上級逼績效也好,自身便宜行事以罷,但是,如果今天被擾民的那位玩家本身是律師或是在法院或檢察體系中的公務員,試想警方不知敢不敢當場要求換鋼珠或改灌CO2測試,因為那已經構成嚴重違法行為,我所要說的是,沒錯這有很多盲點,但是,如果再第一時間(被請也好、帶回也罷)在警局中,了解相關法律(玩具槍相關認定標準,跟自身在警局相關流程的法律權利與可能的陷阱---筆錄、舉證各種法條限制一類),應該再第一時間可有效制止或嚇阻被栽彈/栽CO2的情形,千萬別被鴿子兇/大聲,就遷就妥協,事後麻煩會很多,某些素質較差的警務人員,吃定一般民眾的是對制度流程的模糊與不解處牠們相對更熟悉,如果換個如小弟所提職場的人,牠們是否有所收斂,這些條文刑事/民事訴訟法裡都有,網上有一網站進入打關鍵字可檢索相關案例或條文,以便各位前輩網上搜尋減少麻煩http://law.moj.gov.tw/,警專/大有句話"執法者恃法自重、不怒自威",會動不動亂兇亂吼的鴿子,只是執勤手法用錯地方或濫用,別被唬住亂了思路,誤蹈陷阱。
P.S 我不是讀警專/大的呦,只是改行想考檢察官或司法官的生存遊戲初心者。
不過好的司法或警界人我也遇到不少,糟糕的遇到也不少XD,提出來給各位大大看看有沒有幫助A  AY

TOP

引用:
原帖由 alonerain 於 2014-5-26 07:52 發表
我是個菜到不行新手,剛偶入版大所提的問題又看到各位前輩所提亂象,有一想法不知是否對這問題有最基本的助益。
誠如前輩們所說,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警察系統難保沒有...害群之馬,被上級逼績效也好,自身便宜行事以罷,但是,如果 ...
法令是罰可發射高壓氣體,足以發射金屬彈丸,並達一定動能之改造或玩具槍,不代表沒有鋼珠、CO2就沒事,更不能說警察拿鋼珠、CO2測試算栽贓。
若警察的測試方式是違法,那有真槍沒有子彈,是否也沒犯法?以實彈測試是否也是栽贓?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TOP

引用:
原帖由 鳥利 於 2015-10-29 14:25 發表

法令是罰可發射高壓氣體,足以發射金屬彈丸,並達一定動能之改造或玩具槍,不代表沒有鋼珠、CO2就沒事,更不能說警察拿鋼珠、CO2測試算栽贓。
若警察的測試方式是違法,那有真槍沒有子彈,是否也沒犯法?以實彈測試是否也是栽贓?答 ...
敝人不太能理解閣下的理論是怎樣推導的,
因為首先沒有許可證的情況下有真槍才有罪
所以超標才算是真槍所以要有"改造到超標"的事實才能算有罪,
(像是持有者有使用鋼珠一類非正常發射物以及CO2一類非正常壓力運作氣體導致有超標過的事實)
但在沒有許可證的情況下有槍本來就是違法事實
"有沒有子彈"是另一回事不是嗎?

TOP

剛剛還有一句沒打...
"所以這兩種東西不能類比不是嗎?"

TOP

引用:
原帖由 Pachinco 於 2015-10-29 16:33 發表

敝人不太能理解閣下的理論是怎樣推導的,
因為首先沒有許可證的情況下有真槍才有罪
所以超標才算是真槍所以要有"改造到超標"的事實才能算有罪,
(像是持有者有使用鋼珠一類非正常發射物以及CO2一類非正常壓力運作氣體導 ...
邏輯很簡單,違反法令的事,鑑驗方式只是證明違法要件,就像是可待因,一定的濃度叫藥,超過一個標準叫毒。
槍在國內是管制品,不是違禁物,合法或依法持有係有一定要件。
「類比」應該不是這種解釋,應該是類推適用或援引比附。

TOP

引用:
原帖由 鳥利 於 2015-10-30 02:58 發表



邏輯很簡單,違反法令的事,鑑驗方式只是證明違法要件,就像是可待因,一定的濃度叫藥,超過一個標準叫毒。
槍在國內是管制品,不是違禁物,合法或依法持有係有一定要件。
「類比」應該不是這種解釋,應該是類推適用或援引比附。 ...
那以這個真槍的例子援引比附玩具槍的意思是....
一個合法可以持有槍的人,
他的合法的槍被警察拿真的子彈測試是應該的嗎?
可是...合法的槍被拿真的子彈測試會有啥違法之虞的?
這跟玩具槍被"拿非正常運作情況下的動力以及非正常發射物測出的不正常運作狀態造成法院錯誤判決"有什麼可以援引比附的?
這兩個案例的判決邏輯有相同嗎?

TOP

引用:
原帖由 鳥利 於 2015-10-30 02:58 發表



邏輯很簡單,違反法令的事,鑑驗方式只是證明違法要件,就像是可待因,一定的濃度叫藥,超過一個標準叫毒。
槍在國內是管制品,不是違禁物,合法或依法持有係有一定要件。
「類比」應該不是這種解釋,應該是類推適用或援引比附。 ...
還是閣下的意思是這種方法做檢驗合法性無虞,
因為這只是提出可能性,
所以用可能性判罪而忽略原本持有人使用方式的法官才有問題?

TOP

引用:
原帖由 Pachinco 於 2015-10-30 03:13 發表

那以這個真槍的例子援引比附玩具槍的意思是....
一個合法可以持有槍的人,
他的合法的槍被警察拿真的子彈測試是應該的嗎?
可是...合法的槍被拿真的子彈測試會有啥違法之虞的?
這跟玩具槍被"拿非正常運作情況下的動力 ...
小弟整個闡述是如何用鑑識的方法,來證明有無符合管制的要件,槍枝是否可合法持有是另一個討論範疇。
況且合法槍枝非法持有,仍是法令所不許,有無符合可操作狀態就涉及測試的方式,無可動實槍就是一個最簡單的例子。

TOP

引用:
原帖由 Pachinco 於 2015-10-30 03:18 發表

還是閣下的意思是這種方法做檢驗合法性無虞,
因為這只是提出可能性,
所以用可能性判罪而忽略原本持有人使用方式的法官才有問題?
檢驗方法是證明違法狀態,法令是處罰這個狀態,而不是在討論一把違反規定的槍,但是持有人因為沒有,也不想持有可發射物或動能,就不構成法律所不許之要件。
就用機車車牌活動車架為例,每個當事人在交通法庭都會以「那是警察把車牌翹高」為由抗辯,但是法令處罰的是未依指定位置懸掛,而不是警察看到的時候車牌有沒有翹高。
一把可能違法的槍,當然是透過一定的檢驗程序、方法。一把「合法」的槍,證明它是一枝槍的要件,仍然是檢驗程序,其他符合法令要件,是用來排除非法持有的違法性。

TOP

引用:
原帖由 鳥利 於 2015-10-30 09:04 發表

檢驗方法是證明違法狀態,法令是處罰這個狀態,而不是在討論一把違反規定的槍,但是持有人因為沒有,也不想持有可發射物或動能,就不構成法律所不許之要件。
就用機車車牌活動車架為例,每個當事人在交通法庭都會以「那是警察 ...
現在玩具槍被檢驗有問題的情況是
玩具槍用正常的發射物跟壓力的氣體運作時沒有違法,
(也就是沒有違反規定...如同一般的車子並沒有裝活動車牌架或者是正常懸掛車牌)
但是警察檢驗時使用錯誤的壓力跟發射物造成超過限制,
(警察在檢驗時在車上裝了活動車牌架或者是移動了車牌到不正常位置)
並且以此方法作為舉證來開單還要人民自己證明自己沒有做的情況,
(以可能性判罪,還要沒有進行非法行為的人證明自己清白的有罪推定論)
而不是自己本身有犯法被用正常的檢驗方式抓到說自己沒做...

簡單來說就是"有人的車子沒有超速過但是警察自自己把那一位的車子開出去猛踩油門到超速然後以此為由開單",
敝人舉的例子才是這主題上大家在擔心警察驗的方式的問題,
而非閣下的提的那種"已經犯法怕被抓到"的例子,
所以閣下提的例子無法類比。

希望這樣講可以讓閣下了解今天我們大家以及社會上多數人擔心目前的"警察國家"狀態是怎麼回是。

TOP

發新話題

Site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