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原創] 自創小劇場,愚人節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自創小劇場,愚人節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個人沒有什麼文字造詣,段落也不會安排,如有閱讀不便,請多多包涵

"Deep conflict 1972"

(人不能沒有道德,但在絕對的利益下,你又對道德保留了幾分?)

70年代,冷戰的政治緊張,核武競賽的對立,
但人民沉醉在,毒品,性病迷漫的紙醉金迷的世界中,
予盾的,深沉的

Chris,是名美軍的U2飛行員,經過幾次任務,都平安歸來,
但在1972年的某天,獨身出現在東德境內…

國際新聞上報導著XX航空507小客機,從法國起飛前往英國的航線中,
偏離飛行線路,在東德領空發出求救訊號後即失聯,而在東德境內,
有架無法辯別機體與編號的飛機殘駭被發現,有可能即是失聯的507,
緊接著俄方說明是擊落了美軍的偵查機,該事件顯得撲朔迷離

當天,CIA接獲聲稱KGB的致電:嘿,我的朋友, Chris在我們手上,
我們要求交換其被美方所拘禁的俄國間諜,
Chris有份”代號:燃燒灰燼”的文件,若文件被公開,可能引發不少美國本土對政府的反對聲浪.
這個交換條件是不是很棒呢?

CIA的小密室內,有兩名男子正在交談著剛才接獲的來電,
它意味著什麼?又該怎麼做?

XX航空507客機有位匿名乘客,該員正在進行一項任務,他是屬於美國的情報員;
不過,對方有份文件備份,但高層仍無法決定是否要去銷毀,
為什麼507客機會偏離航向,又為什麼會失聯?
為何那份備份文件會在Chris身上,又為何Chris會在KGB手裡?
那份該死的 代號:燃燒灰燼的文件
Chris身份被證實有其人,是U2偵查機的飛官之一,
只是完全沒有任何相關要至東德的飛行任務計錄

現在是1972年3月29號



如果戰爭爆發了,會怎麼作?

Eldein: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西德步兵中士)
Jhon Dowsn:我只能作好我的工作罷了(駐德美軍士官長)
heisen:為了什麼而戰鬥呢?(東德二兵)
Katmann:不發一語的望著前方(東德傘兵少尉)

1972年4月1日,這四個人分別會有場不得不的交會

1972年4月1日10時45分

來了!他們來了!!

一名西德邊境士兵大喊著,

不遠處,
東德的T-55戰車群,混著煙霧,
向著西德邊境前進著,
身後無數的蘇聯士兵拌隨者著T-62坦克
朝著與東德戰車同一個目標邁進…

4月1日06時00分,清晨

駐東德的蘇聯軍與東德展開了大型的軍事習演,地點相當敏感,
就在離西德邊境的不遠處,那是草原,樹林與小丘陵的地形,
中間的冗長的鐵絲網間隔相當顯眼,
即代表著東與西的分隔線…
相當程度上而言, 這場習演是種非常直接的挑釁,
似乎是衝著507客機的事件,
俄方堅持擊落的不是客機,但美方堅持客機迷航至東德領空被擊落
雙方互不相讓,也讓507事件沒有任何頭緒

同一日0700時分

西德方,美軍聯同西德進行動員召集,而地點也同落在
蘇聯演習相對的不遠處
在東德的野戰營地內, 二兵heisen顯得相當不安,

雙方陣營;
除了查理檢哨的事件以後,
就沒有這麼緊張的對峙過了



09時00分西德邊境

Eldein中士一如往常的走向哨點,
碰巧遇上了動員召集的美軍
一位美軍下士Ryan向他打了招呼

Ryan:會說英文嗎?
Eldein:是的,有什麼事嗎?

Ryan:噢太好了,我這裡有新的襪子,痱子粉,還有新鮮的蛋,
不錯吧?沒有了這些不是挺麻煩的?
賣你幾元美金就好,噢,我也可以收馬克的

Eldein:笑了笑搖搖頭的拒絕了

一名美軍士官長走來
Dowsn: Ryan?這不是你來賺外快的地方!別讓我再看到了
Ryan:或許那些問題(War)會發生,
但我可不想空空而回阿(money)

Ryan向Dowsn敬了禮,而腳步輕盈的離開
Dowsn搖了搖頭,向著Eldein打了招呼
詢問著稱呼後道著:
別擔心,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與你在同一線努力的
Eldein緩緩的點了頭

Eldein中士望著對面道的演習營地:太接近了
Dowsn:是阿,太接近了…

Eldein是駐防西德邊境的士兵,
碰巧據點與動員召集的地點在同一處上,
與美軍打完招呼,便往其傘兵坑上與鄰兵駐守,
但在不久
便聽聞槍聲響起,是對面傳來的,
Eldein拿了起望遠鏡往槍聲方向視查,

為何槍聲如此逼近?

視野中一名穿東德戎裝的士兵跑向邊境的樹林,
手中揮著白巾,

隨後幾聲槍響
東德逃兵隨即中彈踉蹌倒,
扭曲的身形,用著相當吃力往著鐵絲網伏埔著,
而槍聲仍不斷逼近著

此時09時45分

Eldein不忍其負傷的東德逃兵在鐵網裡掙扎著,
與鄰兵要求了具破壞鉗,前往解救

在槍聲的吸引下, Dowsn也看到與Eldein相同的景象,
雖然不解為何,但見著Eldein往鐵絲網移動後,
便擲出煙霧彈掩護著Eldein,
Dowsn也離開原本的崗位,幫Eldein警戒著.

Eldein剪斷了纏在東德逃兵身上的鐵網後抱起了他,
要返向自己的傘兵坑前進的途中,
槍聲沒間斷的點放著
Eldein中彈了,
他的鋼盔從頭頂掉落,
隨即跌倒, 東德逃兵摔落在地

在對面的東德邊境有人對著Eldein附近的煙霧狙擊,
似乎是希望解決那位東德逃兵,在被西邊營救之前,
Dowsn身邊的跟隨士兵眼見西德兵中彈,便對著可疑的方向開火還擊

Dowsn:停火!停火!不可以任意開槍!
Dowsn:醫護兵!醫護兵!緊張的喊著

Eldein只是受到輕傷並無大礙,
只是傷口靠近在左眼,但東德逃兵早已斷氣

隨著槍火的停止,
對面暫時沒有動靜…
但在另一處的西德傘兵坑,緊張的望向對面
東德邊境內的樹林有股騷動,
樹木紛紛倒下

來了!他們來了!!

4月1日10時50分
履帶捲起的砂塵,
引擎的咆哮聲,
映入眼簾的是
東德的戰車群與蘇聯坦克
向著西德邊境前進著,
就在東德逃兵被營救失敗的方向逼近著,

查覺到此一景象的西德邊境士兵們,
開始警戒著,動員召集的士兵陣容開始移動到已規劃好的火力點上,

Dowsn:可惡,如果要來硬的,
雙方都會有不太友善的結果阿!

Dowsn內心期禱著,這不是真的




(利益就眼前,必須要有所取捨才能獲得,
那你會怎麼面對自己呢?)


埋伏在西德邊境樹林的M60戰車,砲管緩緩移動,
已鎖定好一台東德戰車了,
在邊境上,東西兩方士兵對空鳴槍與叫囂著,希望這點警示
能讓眼前的威脅能夠暫緩,
但是東德戰車群與蘇聯坦克仍在逼進中

東德戰車群與蘇聯坦克到達如分隔線上的鐵絲網前,
說時遲說時快,
樹林裡的M60砲管發出了一聲震耳巨響,
砲口冒出一團火光,隨後吐出白煙
而砲彈就落在對面移動的華沙戰車群附近,

接下來,混亂就此擴大
原本對空鳴槍的士兵們,雙方都瞄準了對方,互相開火著…


(在這裡,本故事的戰爭代表著”利益”,而突顯道德的即是角色本身,
為了什麼而取捨,但這樣的取捨,值得與否?
人可以為了利益而捨棄善良,那道德本身該情何以堪)

4月1 日同一時間,
地點在東德境內某個秘室,四面由白色磁磚構成的牆,
位於中央有著鐵桌,桌旁坐了個人,
穿著飛行夾克,牛仔褲,滿臉鬍子的壯年人
他就是Chris,
一名穿著黑色風衣的西裝男子走向Chris,
手裡拿著盛裝著熱食的鐵製餐盤,
說著俄國腔的英文遞了餐盤給Chris,
慢用吧,西裝男說著

Chris:謝謝您的招待,

西裝男隨即拿了個紙條:這裡有通電話號碼,
等你用完餐後就用你身後的電話打吧

Chris滿懷得意的笑著,慢慢的咀嚼著

Chris撥起了手中的轉盤電話,那個號碼即是打給CIA的國際電話

通話許久後;話筒的那頭傳來斥責:
Chris嗎?你為什麼要這麼作?!
你已經被赤化了嗎?那份文件為什麼會在你身上,
Chris臉色微笑的對電話那頭說了一個故事,


某天Chris,在公園享受著沒有任務的假期,
看到池塘中有位溺水的男童,
救起後,即認識了該男童的父親,
他便是在3月29日失聯於507客機上的美方間諜,
因為救了對方的孩子,該員很感激Chris的幫助,

對方也認識到Chris的工作,對美國有著極大的貢獻,
因而信賴著這位救了他男孩的Chris
在往後的日子裡交流甚多,但Chris並不知情對方的身份,
某日男童的父親要求保管某一文件的備份,
因為他要出差,這份資料不方便帶在身上,也不太好放在家裡
若往後要整理也方便有個人可以提醒


Chris充滿疑惑的想著,到底是什麼樣的文件需要讓其他人保管?
基於好奇心的驅使,看了其內容;

1969年因越戰的損失,欲振奮國情,
秘密進行新闢戰場而再度利用戰事好轉經濟,
而新戰場分別在中國韓國與德國加強針對蘇聯的對立,但未被採決的文件,
看到此內容,對自身國家為了利益而決定犧牲旁人的態度忿而不平,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而存在?為什麼?又為什要把這文件給我保管?

男孩的父親似乎是去國外出差,相隔了好幾久才回國,
Chris知道對方已回國便與他連絡上

那時是1972年剛結束了上一年的聖誕假期

Chris因眼病而許久未出任務,
在養病的期間,
遇到了在公園遊玩但不小溺水的男童,
父母親為何會放任小孩獨自遊蕩呢?
Chris氣憤的想著,男童指著離公園不遠的醫院,
是男孩自己背著家人出來溜搭,
Chris便帶著男童走向那所醫院,
男童的父親在急診室裡焦急的走著…




1972年1月初,

Chris拿著保管的文件,憤怒的詢問著男孩的父親,
為什麼要我保管這如此骯髒的東西?
男孩父親冷冷的笑著:
我為了這份文件讓她失去在我的生命中,
那天,
Chris才知道被他所救的男童父親,身份是名情報員

男子:我不想再把它留在身邊以免有更多危險,
只有你,”他們”不會找到的,
所以,你要把文件交還給我了嗎?

快走吧,同一個地方逗留太久對你我都不太好的

男子並未拿走文件,而這天之後,
這兩人再也不曾碰過面了

1971年12月
某家醫院的急診室裡,有著一份死亡報告書
寫著溺水男童她母親的名字


1972年4月1日10時59分
東德某處密室裡

Chris:我並不知道507客機發生了什麼事,
唯一知道的事,便是俄方因太空競賽的關係,經濟陷入空轉
正愁著開闢新的財源,而唯一途徑便是發動一場戰爭,
這份文件剛好可以構成一個不用見血的新戰場
我對我所貢獻過的國家感到失望

Chris便在此結束了通話


(Chris的想法並未如願,他並沒想到是一個實際的戰事正在發生,
而是燃燒灰燼的內容部份成真,由蘇聯把美國的預設方案給兌現了,
矛盾的,深沉的;其實文件內容已經被KGB破解,
Chris與男孩父親最後一次會面後,便遇見到KGB的人員,
Chris只是希望提高越戰讓人民的反彈更升溫,加速美軍對越南撤出,
減少損失,迫使美國本土的戰略動向能改頭換面)


焦點回到了東西德的邊境上,雙方的交火仍在進行,
而華沙也已經入侵西德境內,

4月1日11時15分

在東德的士兵前進隊伍中,臉色凝重的拿著步槍,
不時回頭看著蘇聯的士兵,
他便是heisen,
他是名義務役的二兵
任誰也想不到有這樣的局面,

真的要作戰嗎?為了什麼而作戰呢?
這是heisen他現在的想法

他不幸的被編列在4月1 日的演習陣容裡
現在,這場演習變了成實際的交戰,

他擔心,若不作戰,那些俄國軍人是否就會在背後放冷槍?
一想到這裡,只好把槍口穩穩的朝著前方的對立陣營指著…

蘇聯士兵像在逼迫著東德兵作開頭先鋒那樣的推進




(什麼選擇都不作的話,就換成現實來選擇你,
總是如此殘酷的
利益在你的眼前時,你不得不選擇立場)



Eldein因傷撤出駐衛,轉至5公里處的郊區作第二次防守的整裝與包紮
美軍與西德在今日的召集動員處即刻變成前線,
雙方互不退讓更不甘示弱的開打

在西德邊境內的士兵們,誰也沒想到對方
一波接著一波的衝來,就好像東德那邊
要把演習的所有兵源都踏入這裡一般

在稍早被突破的邊境樹林裡,
Dowsn 與Ryan在燃燒的戰車旁
有效率的射擊著進犯的華沙部隊
Dowsn:該死,為什麼不要停下來呢?為什麼?!
Ryan口中不停的咒罵:耶穌阿!今天真瘋狂!,
但同時也相當利落的擱倒了一些進犯的士兵,

Ryan: Dowsn我們快撤退吧,對方的人數太多了!

不遠處,從俄軍士兵肩上的武器發射一枚RPG7的彈頭,
射向正在燃燒的戰車,欲解決躲在車旁的那兩位射手

破片與火花的四濺讓Dowsn發出了相當痛苦的嘶吼,
他受傷了,手正遮著了血流不只的雙眼,

Ryan揹起了他手中的步槍將Dowsn攙扶著欲離開交戰,
口中唸唸有詞,

Ryan:什麼都停不下來了!什麼都無法停法止了!



(就像慾望的滾輪,無窮止盡的轉動著)




蜂鳴器不斷的響著,砲火也零零星星的落在西德邊境上,
西德邊境的郊區上空中出現了幾架MiG21劃過,
地面上竄起連貫的爆炸,
而郊區的建築物立即變成火海,

郊區不遠的上空,運輸機尾部落下白色傘帳,
東德的傘兵緩緩落下,落地後,
有位正在收起傘包的軍官,
便是東德傘兵Katmann少尉
正前往華沙部隊預計經過的路段...

4月1日11時25分

交雜著瓦礫與火焰的郊區,
Eldein與上級會合,正在部署著防衛點,
待著敵方進入火網,

突然一台東德T-55衝破屋舍,
砲塔的同軸機槍正掃射著不遠的守軍機槍陣地

但未料,左側的街道已埋伏好的Leopard 1A1向T-55開火,
Leopard 1A1的砲彈在T-55砲塔鑿出一個大洞,
瞬眼間從車身內部射出火柱,砲塔隨即離開了車體,翻落在地
T-55當下變成癈鐵,

但是在被擊毀的T-55後方,
迅速冒出了蘇俄的T-62戰車
對著Leopard 1A1開砲了

華沙的士兵就此湧進郊區 ,
Eldein與他的伍員提槍上陣,

雖然槍口對著東德的士兵讓他感到不滿,
但不能再讓他們進犯了,

郊區的十字路口裡,
蘇俄士兵的RPK架在右側的矮牆,
火舌正不斷打壓著斜對面的建物,
而蘇俄士兵的左前列是東德的步槍伍,
正在街道上對著西德守軍射擊著,
Eldein打算要拿下他們,


Eldein從左側的東德步槍伍左方切入,
輕脆的幾發槍撀,從Eldein手中的G3A3發出,
東德步槍伍個各負傷倒地,
蘇俄士兵的RPK火力組發現了Eldein的突擊伍,
槍口正要轉向他們時,
Eldein向蘇俄士兵丟出了手榴彈,
蘇俄的機槍兵奔逃離開了矮牆的掩護,
想要躱避手榴彈的爆炸
但手榴彈並未有反應的同時,
已經進入了街道上Eldein的射擊範圍


Eldein擊倒了敵兵後,
正要轉進續繼反擊時,
被腳下的東德傷兵拖住了,
傷兵的哀嚎,請求Eldein能不能解束他的痛苦,
Eldein停下了反擊的念頭,要求醫護兵前來,
慢慢的走返上級的指揮據點…

口中充滿無奈的道著:

我們或許是親人,(比較像是指是親戚)
都說著同樣的語言,
有著同樣血統,(是指都經歷同樣的歷史同樣是日耳曼民族)
只是隔了那道,各分東西的牆!

今天為什麼會如此可怕?
為什麼會如此可怕?!

Katmann少尉與他們部隊正前往
Eldein的防禦點上,似乎想起了什麼,
加速了腳步,

他是東德秘密部隊的指揮官之一,
他回想著他受訓的種種,
是培養為作戰的精英,
他堅定著一件事情,
那天在軍官會議室裡,上屬的訓詞:

作為德意志的一員,我們雖然與蘇聯是盟友,
但別忘了,德意志仍是德意志,
無論局世是如何,
我們都不會輕意成為俄羅斯的領土!

是的,在東德境內秘密訓練著這樣的士兵們,
在不得已,爆發戰事之時,
用手中的武器向蘇聯證明,德意志的頑強


新聞鏡頭內:美俄高層緊張的喊話著:
同樣是訴說著
必需要有一方停止在邊境上的衝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1972年4月1日11時40分
西德邊境的某個郊區

Eldein被上屬責斥著,希望快回到作戰的行列裡,
只是Eldein放下手上的步槍,走向了交戰點的反方向之中…

Katmann出現在郊區的街道上,
擊破了俄軍的戰車與士兵們,
東德士兵見到自己的傘兵對盟友開火,
陷入混亂,慌亂的逃竄著,

在同一郊區的另一角heisen也在這之裡,

他冒著冷汗的望前方,
後方的俄軍士兵跟隨在後直視著heisen,
似乎在等待什麼

那種,如果沒有所作為的情況下,
是否就會成為俄軍槍火中的犧牲品呢?
heisen心裡想著,

出現在heisen眼前的是沒有武器的Eldein,
Eldein發現了前方有位東德士兵正拿槍指著他
Eldein與heisen四目相對,
而heisen
硬著頭皮的扣下板機了,

從heisen手中的步槍落下幾顆彈殼,
對應的是Eldein倒在血泊之中,

但Katmann也隨後出現在heisen視野內,
Katmann朝著俄軍開火,
heisen不安的望著Katmann,
再朝著俄軍方向的地方望去…

1972年4月1日12時00分
柏林上空落下一枚導彈,隨後,地面冒出刺眼的火光,
揚起了巨大的曇狀雲….

END

腦補:507客機是雙螺旋槳發動機,單翼結構的小型客機,載客數約20人左右

[ 本帖最後由 變態pink 於 2017-3-6 19:19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Sitetag